深圳市克林尔科技有限公司
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
克林洗吧服务热线:400-666-1651
 
登陆名:
密  码:
验证码:
   
 
0755-21503715
0755-33686923
18098919035
 
新闻中心 >> 加盟骗局

新京报:北京祝氏集团加盟骗局调查

发布时间:2009-5-21 点击: 字体大小: 返回

  http://www.sina.com.cn 2007年07月18日01:40 新京报

  6月底,一名孕妇从河南来京,为追讨加盟费欲从soho现代城跳下。这起极端事件的背后,是全国众多加盟商,对湖北孝感人祝炳章的声讨。祝被指,一人操纵数十个加盟商骗局。

  7月9日,北京警方以“涉嫌合同诈骗”为由,对祝炳章一事立案。与此同时,因被媒体称为“巨骗家族”,祝炳章弟弟则准备状告相关媒体。

  6月26日下午,杨生伟与身怀六甲的妻子,爬上位于8楼的艾酷公司窗台声称要跳楼,以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讨要自己被骗的19万元加盟费。

  而随着更多上当加盟者的指认,一个涉及数十个品牌的“加盟骗局”浮出水面:以招商加盟形式收取代理人巨额资金后,公司随即倒闭甚至销声匿迹,加盟商血本无归却索赔无门。

  包括这位跳楼者在内,众多加盟商都指认,这数十个品牌“加盟欺诈”的背后,是一个以湖北孝感人祝炳章为首的“诈骗团伙”。

  此前,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媒体,曾对祝炳章及其涉嫌诈骗的招商行为,予以曝光,但时至今日,众多加盟者的维权之路依然漫漫。

  与此同时,祝炳章弟弟祝章因媒体所称“巨骗家族”,将一媒体告上法庭。

  面对维权无门的上当加盟商,刑法专家认为,在加强对诈骗者刑事追究的同时,还要在运营全过程中,加强对“特许加盟”的有力监管。

  吴利娜弓起身子,与数十名穿制服的人对峙着。

  见到有警察往前凑,吴厉声道:“你再走一步试试看!”

  她从地上拿起一块花盆碎片,“刷”地掀起上衣,露出圆圆的大肚子———7个月的身孕,拿碎片照大肚子上比划。鲜血从她的掌心淌出,沾满衣裤。

  丈夫杨生伟半跨在窗台上,哭喊着,抓起面前的宣传册和光碟往外扔。

  “叫你们骗人,叫你们骗人……”

  楼下,消防战士早已铺好气垫,人行道也被围观者堵塞。

  这场于6月26日下午4时发生的“跳楼”一幕,发生在北京朝阳区SOHO现代城C座801室,北京艾酷服饰有限公司内。

  杨氏夫妇是艾酷公司“艾多酷”品牌的代理商,他们这样大闹,自己给出的理由是:对方是个强大的诈骗团伙,不把事情闹大,就要不回被骗的钱。

  19万买堆过时服装

  《东方今报》报道,“湖北祝氏巨骗家族”以开公司招加盟再倒闭的方式,骗了数亿元。

  杨生伟加盟“艾多酷”,原本为了“大捞一笔”。

  “我不做零售,光招加盟商,十几个县一个县给我3万块,我就能赚十几万回来。”5月,他在多家卫视和杂志上,看到“艾多酷”的招商广告。

  5月25日,他来到艾酷公司。“从前台到经理,个个端茶让座,很是热情。”杨生伟说,公司展厅内,不停播放电视剧《家有儿女》。

  《家有儿女》的主角杨紫、张一山,正是“艾多酷”的代言人。

  100平方米的展厅里,摆放着上百款的服装,款式各样。杨生伟摸了不少衣服,“料子很好,在老家都是一二百的货。”

  公司招商总监夏文明告诉杨生伟,这些衣服的进价只要几十元。没贴价格,是因为“太麻烦,你听我说好了。”

  5天之后,杨生伟返回北京,与夏文明签订代理合同,花18万元,成为“艾多酷”郑州和洛阳的代理商,并在公司内选了9000多元的货。

  回到郑州后,他又花了3万多元,在该市上街区租了一间门店做展厅,招徕下线加盟商。

  但杨生伟夫妇随即发现,自己的货似乎出了问题。

  “货的质量太次。”杨生伟说,这使得自己的展厅跟北京的公司根本没法比。

  吴利娜检查了这几百件服装,发现款式大多数都是去年的,在当地也可以买到。“不少衣服线头都没剪好,带着小破洞,有的衣服连小饰品都缀不全。”

  在考察客商的提醒下,杨生伟发现,在自己的“辖区”内,开有四家“艾多酷”专卖店,这些店都得到了北京公司的授权。

  杨生伟正与艾酷公司交涉,另一个消息把他“吓傻了”:《东方今报》6月29日报道,“艾多酷”是一个“湖北祝氏巨骗家族”的敛财工具,该团伙5年来,以开公司招加盟再倒闭的方式,骗了数亿元。

  “我投入的19万都是借的高利贷,一个月利息就5千7。”杨生伟说,“不抽身的话,孩儿以后生出来怕连奶粉都喝不上。”

  6月20日深夜,杨生伟登上了北上的列车。吴利娜挺着大肚子非要跟丈夫走,“就是把孩儿生到街头,咱也要把钱要回来。”

  他不是一个人在追讨

  艾酷公司负责人罗君证实,全国已有300家加盟商。这些加盟商的投诉,接连不断。

  杨生伟在艾酷公司和有关部门间奔走了5天,没要回一分钱。无奈中,他想出了跳楼的点子。

  “好,咱跟他们拼了。”妻子也要跟着去。

  他跨上窗台后,北京市公安局的谈判专家很快赶来。“我不听你们说,不给钱我就跳!”当过兵的杨生伟朝警察挥着手。

  消防员已经在楼下铺好气垫。看热闹的人群,堵住了人行道。

  艾酷公司的负责人罗君曾一度跪求杨生伟冷静。在公司职员把大捆现金交给警察后,杨生伟才离开窗户。

  在建国门外派出所,双方达成协议:艾酷公司全额退还加盟费,杨赔偿损坏和丢弃的公司物品。钞票清点好,警车把杨生伟拉到附近一家自助银行,将17万多元存入柜员机。

  杨生伟说,可能是警方照顾他妻子的处境,才没有拘留他。“我后来给派出所送了一面锦旗”。

  艾酷公司要求杨生伟不能接受媒体采访。当夜11时,回到旅馆的吴利娜给记者发来短信,“我下午对您说的话,请不要再见报,否则对方追究我们法律责任,我们也只好追究您的法律责任……”

  不到一周,回北京退货的杨生伟又见到记者。“我要揭发这些人。”杨生伟说,“别的受害者也帮过我,我不能撇下他们。”

  “别的受害者”,是指湖北广水的马俊兵,武汉的程洁、李莉,河南郑州的李先生等。在冲突现场,他们向到场记者投诉,称艾酷是个骗子公司。

  艾酷公司负责人罗君证实,全国已有300家“艾多酷”的加盟商。

  这些加盟商的投诉,接连不断。据不完全统计,河北衡水、石家庄、保定,江苏南京等地的代理商,都曾来北京要求退盟。

  “生产基地”仅做贴牌

  位于广东的“生产基地”,几十名工人将批来的衣服,换上自己的标签。现已被全面封查。

  服装太贵,断货、缺货,发货不及时,是加盟商投诉的焦点。

  内蒙古包头加盟商王女士说,“艾多酷”质量次,价格高,是大家的共识。艾多酷订货网上标号755的一件女上衣,标价138元。在王女士的店旁,另一品牌的该女上衣与其只有标牌不一样,售价59元。“我四二折拿货,再加上公司指定的物流公司一件一块多的运输费,进价都比人家售价高,咋卖?”

  艾酷公司称,该品牌有意大利、德国和日本的生产机器,数千名工人。但曾有加盟商到位于广东东莞虎门镇龙眼工业区171号的艾酷公司生产基地发现,这家名为“京威服饰有限公司”的服装“生产基地”,只有几十名工人,他们的工作,只是将公司批来的衣服,换上自己的标签。

  京威服饰有限公司总裁祝炳章证实,自己为“艾多酷”代工贴牌。祝炳章同时承认,有两个名为“名门颐派”和“诗美惠”的加盟品牌是自己所有,其服装也在京威公司生产,“我自己的品牌,当然由我生产”。

  “几十个工人给几个品牌、几百个加盟商供货,这可能吗?”一加盟商称,这足以说明,艾酷公司缺乏诚意,“很有问题”。

  今年4月,艾酷公司给加盟商打招呼,称公司的生产线跟不上发展要求,以至于有时发货不及时,正加大投入力度。

  “我们投诉得厉害了,他们就发了这封信灭火。”河北一位代理商说。

  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,“艾多酷”在广东的生产基地因媒体此前曝光,已全面封闭。

  加盟过程疑点重重

  加盟商发现,公司会计王萍不会用承兑汇票,加盟多有违法违规的地方。

  直到发现被骗了,杨生伟夫妻回想起才发现,艾酷公司加盟,其实从一开始就疑点重重。

  杨生伟交的加盟费,都汇给了艾酷公司会计王萍。依照《合同法》规定,公司对外产生的款项均不应由个人名义收付,必须以公司名义收取。

  面对杨生伟的质疑,艾酷公司以书面形式告知他:汇款给私人可当天查账,给公司三天后才能查,会耽搁发货。

  杨生伟没有多想,给王萍开了一张承兑汇票,王说不会用,杨又开了一张现金汇票。收到钱后的艾酷公司,开了一张收据,但没开发票。

  “我后来发现他们有更多违法违规的地方。”杨生伟说,按照《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》,“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至少2个直营店,并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”。但艾酷公司不但没有直营店,其营业执照才颁发于今年1月。

  又据记者调查,早在去年12月,艾酷公司便与山东临沂的代理商签订了合同。

  在杨生伟与公司招商总监签订的合同上,规定可以“终身代理”,但对一旦公司倒闭,如何补偿代理商,则一字未提。

  加盟商还发现,艾酷公司的人换得特别快。杨生伟去要加盟费时,与其签合同的夏文明已不见踪影。“我们投诉一急,新人就说不熟悉情况,以前的员工却又联系不上。”

  6月28日下午,“艾多酷”河南南阳代理商朱女士也来到公司,要求退加盟费。“衣服款式旧,做工差,公司展厅摆的货,根本订不到。”朱女士交涉无果,在电梯口叹气,“我已经搭进去十几万了,只想赶快脱身。”

  朱女士的加盟没有杨生伟早。她是洛阳人,本想做当地代理,在被抢先后,还曾联系杨生伟,想加3万元买回洛阳代理权。

    “美国公司”或存于纸面

  “艾多酷”宣称在美国的母公司,经查均与艾多酷”没有关系。

  除加盟过程中出现的众多猫腻外,“艾多酷”的身世,也令人存疑。

  “艾多酷”宣传称,其由美国AICOOL公司“在美国特拉华州创建,一面市就艳压群芳,征服了北美大地的男孩女孩,令天南地北的美国少年疯狂抢购,成为美国青少年第一服饰……”该服饰是“美国ICIS(艾多酷)集团全球化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”。

  至此,“艾多酷”的“美国母公司”有两个名称:ICIS和AICOOL。究竟以何为准,该公司负责人拒绝核实,记者对两者都进行了调查。

  据悉,ICIS是一个提供全球石化和石油市场产品资讯的国际机构,在业界享有盛誉,总部设在英国伦敦,全球各地都有分支机构。

  7月3日,该组织官方网站(www.icis.com)负责人SimonRobinson接受本报邮件采访时表示,该组织及其美国分支机构,与北京艾酷服饰有限公司无任何关系,艾酷公司网站www.icischina.com也非ICIS所有。在美国并没有一家生产服饰的“ICIS集团”。

  艾酷公司招商经理刘辉的名片上,印着美国AICOOL公司的地址:美国特拉华州纽渥克DE19711-325百卡斯拉专业中心113号(113 Barksdale Professional Center,Newark,DE19711,USA)。

  将该地址输入google发现,这是一家帮人注册纸面公司的代办机构。在特拉华州,任何国籍的人通过此代办机构,均注册公司。注册的公司地址,就在该代办机构。

  记者登录多家代办网站发现,只要花费不到1万元人民币,就可以找中介在特拉华州注册公司,并拿到证明文书及印鉴。

  这意味着,“美国公司”AICOOL即使存在,也只是躺在美国特拉华州某个柜子里的一沓文件而已。

  数十加盟骗局被指一人操纵

  杨克祝———这是杨生伟为未出世的孩子起的名字。杨说,以此纪念这段“讨债”经历。

  和其他加盟商一样,杨氏夫妻坚持认为,“艾多酷”背后主谋,是京威服饰有限公司总裁、湖北孝感人祝炳章———多年来,祝炳章因宣传虚假“洋品牌”用以招商,被北京市工商部门多次处罚,也遭到了央视等媒体的曝光。

  祝炳章则对本报表示,艾酷公司跟他毫无关系。自2006年来,他在幕后只运作两个品牌:“诗美惠”和“名门颐派”。“其实,很多品牌我听都没听过,部分媒体都记到了我的账上。”

  “他在撒谎!”另一品牌“诗美惠”的武汉代理商程洁,举报祝炳章的书面材料和证据重达3公斤。

  “真无辜的话,他怎么一直不敢见我们。有好几百人一直在找他……”“祝炳章至少造了十几个假名牌。”程洁说,“艾多酷”只是其中之一。”

  除了“艾多酷”之外,还有绿屋光触媒、阳光恋人、阳光贝贝、水晶恋、爱琴海、薰伊草、真怡美、诗美惠、名门颐派、青青草、爱尚丽、芭娜娜、芭娜姆等数十个品牌,被众多加盟商认定,存在类似的“加盟受骗、追讨无门”的经历。众多加盟商调查后发现,这些品牌都与祝炳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众多加盟商指称,祝炳章,是这个团伙的幕后老板。

      诸多品牌都与祝有关?

  “诗美惠”加盟商程洁第一眼就认出自己品牌的招商总监夏宇。而在艾酷公司,夏宇更名为夏文明,任艾酷公司招商总监。

  艾酷公司位于SOHO现代城C座801室,在其楼上的10楼,有一家同样类型招商的服饰公司:爱尚丽服饰有限公司。

  有加盟商认为,艾酷公司与艾尚丽公司,同属祝炳章的产业。

  杨生伟在交涉退盟事宜时,常见到负责人罗君从10楼的“爱尚丽”下来。而“爱尚丽”的法人代表张超,也常到艾酷公司内招商。

  程洁比杨生伟更早发现这个秘密。去年10月24日,程洁交给北京伊人诗美服饰有限公司12万元,取得“诗美惠”女装在武汉的代理权。“衣服质量差,价格高,跟公司说,里面的人爱理不理,生意做不下去。”

  11月28日,伊人诗美公司宣布将市场部迁至广东省

     东莞虎门镇,即京威公司所在地。循迹赶到的程洁发现,该厂只有几十个工人,车间又有“真怡美”和“名门颐派”的标签,而且公司负责人成了之前不知道的祝炳章,“肯定是个骗子公司”。

  她向祝要求退加盟费,结果和母亲一起遭到殴打。

  今年3月,程洁发现北京艾酷公司的招商广告,与“诗美惠”非常相似。3月17日下午,她走进艾酷公司。“第一眼就看到‘诗美惠’招商总监夏宇”。

  夏宇此时更名为夏文明,任艾酷公司的招商总监。

  而且,该公司的招商经理郑云华,以前曾为“诗美惠”配货。“诗美惠”的招商经理、祝炳章的同学秦建波,却又为“艾多酷”配货。

  艾酷公司的法人代表陈斌,多次为祝炳章开车接待客商。祝炳章向本报证实,“陈斌曾做过我的助理”。

  10楼爱尚丽公司的法人代表张超,是祝炳章的外甥,曾是“名门颐派”的法人代表。

  祝炳章的哥哥祝长江,在艾酷公司任招商经理;祝炳章的同学秦建波,“名门颐派”招商经理蔡楠楠等也都任招商经理。

  “名门颐派”和“诗美惠”的前员工大量进入“艾多酷”和“爱尚丽”工作,祝炳章说,这“很正常”,“同行业流动很正常,这只是巧合。

  7月12日中午,祝炳章告诉记者,前一天晚上跟陈斌聊了两个多小时。“陈斌说很多人到公司去找我,让他很气愤。”

  陈斌从为祝炳章开车的助理,是怎样转变为“艾多酷”公司的法人代表的,祝炳章答道:不清楚,这你得问陈斌。

  因记者一直联系陈斌无果,就请祝炳章提供陈斌的号码。祝发来后,记者发现无法接通。“我找到就马上告诉你。”但一直到本文截稿,也没见回信。

  同样的“人员流动巧合”,也发生在“青青草”公司。

  祝炳章的弟弟祝章则称,“青青草”是他旗下的公司,与其他被投诉品牌没有一点关系。

  一个事实是,爱尚丽公司的不少职员,曾在“青青草”工作过。

  现任艾酷公司执行总监的刘峰,曾出现在“青青草”与湖北武汉代理商马俊兵的谈判现场,签下一张3万元的欠条。

  程洁8个月来一直寻找祝炳章的下落,也与祝章多次接洽。祝章告诉本报,他和哥哥没有生意往来,也与“艾多酷”和“艾尚丽”没有关系,“不过可以为程洁传话”。

  多名加盟商证实,他们曾多次在爱尚丽公司内,见到祝章以责任人身份出现。SOHO现代城的一名清洁工也在照片中认出祝章,指其为爱尚丽公司的老板。

  五品牌网站共用服务器

  祝炳章的后勤人员肖军被证实,同时为“诗美惠”、“青青草”、“艾多酷”和“爱尚丽”四个品牌办理IP电话业务。

  除了各“洋品牌”相互间的人员“流动”外,记者调查发现,还有其他的诸多“巧合”,显示这些品牌之间存在一定的关联。

  经记者调查,“诗美惠”、“青青草”、“艾多酷”和“爱尚丽”四品牌招商部门的IP电话业务,都由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甘露园的一家网络公司承办。该公司的一位业务员证实,四家公司的这项业务,都由一名叫肖军的男子办理。

  据祝炳章证实,肖军已跟随他多年,在京威公司负责后勤工作。肖妻鲁足霞,是“诗美惠”招商公司的会计。

  在没有透露调查结果的前提下,记者问祝炳章:“肖军参与了艾酷公司和爱尚丽公司的运作没有?”

  “没有,绝对没有,他一直在我身边。”祝答道。

  一张来自艾酷公司的文件称,“艾多酷”和“爱尚丽”在某卫视的广告费急需汇款,被人批示为“请转祝总”。但尚无法核实该“祝总”,指的是祝炳章、祝章,还是其他一个姓祝的人。

  河南省信息产业厅技术部门发现,“爱尚丽”(www.aseess.com)、“艾多酷(www.icischina.com)、“青青草”www.qqc999.net)、“诗美惠”(www.she100.cn),“名门颐派”(www.highborn.cn)五公司招商网站建在同一个服务器上,IP地址均为:60.4.80.101,此地址系同一人或同一单位,在河北保定网通公司注册。

  此外,据加盟商反映,这些品牌的招商合同、招商过程等均如出一辙:不具备资格就招商,用私人账户收钱,不开发票。而一旦有加盟商前来要求退费,则会遇到各种理由推诿。

     祝炳章公司曾被查处

  曾为祝炳章工作两个月的娄素娟说,“只要把加盟费骗到手,品牌死得越快越好。”

  根据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,祝炳章任法人代表的公司有四家:北京现代阳光科贸有限公司;北京协科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;北京紫金在线科技有限公司;北京水晶恋时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。

  这些公司运作了“绿屋光触媒”(空气净化剂)、“百味香”(板栗炒坊)、“吉祥鸟”(喜庆用品)和“阳光贝贝”,“阳光恋人十二星座”等服饰,项目之间跨度很大。

  据祝一位在京经商的同行透露,至少从2002年起,祝便来到西站和宣武区马连道茶城附近,开了多家公司,做招商加盟的生意。

  现在,这四家公司已全部被吊销了营业执照。至少十几个招商的项目,也尽数夭折。

  这些项目的加盟商一直在寻找祝炳章的下落,欲讨回损失。

  在宣武区工商分局执法大队,保存着十几份处罚祝炳章的文字材料,处罚的理由都是:虚假宣传,欺骗加盟者。“他们又到哪里开公司了?”该大队一位负责人很轻松地从30多人的合影照上,认出祝炳章和祝章等人。“告他们的人太多了。”

  祝炳章不否认曾因运作项目,遭到行政处罚和媒体曝光。但他解释道,虽然他是公司的法人代表,但“公司太大了,我管不过来,很多项目都是其他人做的,我自己都不知道,外边都记到我的账上。”祝说:“这是一场误会。”

  “名门颐派”和“诗美惠”是祝炳章2005年开始运作的品牌,但不到两年,都已宣告破产。短短数年,手里死掉这么多公司和品牌,祝炳章自称“也很痛心”,“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”。

  但娄素娟却称,“他告诉我,做好做大一个品牌很难,赚钱太慢,还是赚加盟费快些。”娄曾为祝炳章工作两个月,“只要把加盟费骗到手,品牌死得越快越好。”她说。

  娄素娟说,祝炳章在虎门的生产基地就几十个人,即使换牌生产,也满足不了“名门颐派”400多名加盟商。但事实上,祝还要为“诗美惠”、“青青草”、“艾多酷”和“爱尚丽”等供货,“根本没有合法经营的诚意。”

  据悉,上述5品牌共有数百名代理商正筹划联合起诉祝炳章,律师团目前已进入角色。祝则表示,“青青草”、“艾多酷”和“爱尚丽”等品牌,并非他的运作,他只是为其代理加工,“被冤枉了”。

  警方已正式立案

  在众多加盟商维权的同时,被指为“巨骗家族”的一方,起诉媒体侵犯名誉,并发邮件安抚加盟商。

  7月9日上午,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负责人宣布,警方已以“涉嫌合同诈骗”为案由,正式对祝炳章等人开办多家招商公司又倒闭,致使加盟商受损之事立案。

  “丰台、朝阳和宣武等分局已展开调查。”这位负责人表示,立案只是法定程序之一,并不代表对事实的评判。

  此前,各地的加盟商进京后,在辖区公安机关报案,都被以“单起经济纠纷看不出诈骗”为由,拒不立案。

  “目前还没有警察来找过我。”祝章说,“我手机24小时开机,随时配合公安机关和媒体的调查。”

  8个多月追讨加盟费的经历,使程洁认为,即使事态发展如她所愿,能挽回的损失也会非常小。“从广东到北京,工商局、工商所,公安局、派出所,不知道进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  商务部、国家工商总局、公安部,我都去过,没什么用,一直拖到今天。”

  因为“艾多酷”号称来自美国,程洁曾试着给美国政府写信,第二天便收到回信,对方请她尽快提供更多证据。“怕给中国丢脸,我没有照做”。

  在众多加盟商维权以及媒体曝光的同时,被指为“巨骗家族”的一方,也采取了行动。

  6月27日,祝章在老家湖北孝感市孝南区法院提起诉讼,状告《东方今报》“侵犯名誉权”。

  祝章说,《东方今报》等媒体仅凭投诉人单方面的陈述和主观臆断,“妄自定性祝氏诈骗团伙”,已侵犯了其名誉权。

  祝章运作的“青青草”服饰招商公司,也在北京崇文区法院,对东方今报提起诉讼。

  艾酷公司等也给代理商发电子邮件,称媒体报道“纯属造谣”,公司已提起诉讼,并将在“大媒体”上刊登澄清声明。

     监管乏力难填“加盟陷阱”

  程洁最大的愿望,不是要回60多万元的损失,而是将她指称的诈骗团伙送进监狱。作为“韩国诗美惠”武汉代理商,她从发现“诗美惠”是个假洋品牌,到现在已经8个月了,但追讨一直无果。

  “从广州到北京,奔波在各个部门之间却毫无成效,这种伤害不比诈骗团伙小。”23岁的程洁说。

  事实上,政府已多次出台规范“特许加盟”的法规,刑法中的“合同诈骗罪”也适用于此行业。但在现实中,程洁这样的加盟商却很难成功维权。

  警方立案 咨询专家

  在7月份之前,北京市公安局和各分局经侦部门,都没有对程洁等人的举报立案,理由都是“双方经济纠纷,需诉讼解决。”

  6月初,宣武区天桥派出所接到加盟商报案后,曾将艾酷公司法人代表陈斌,和该公司曾在“名门颐派”工作的招商经理蔡楠南,一起带到派出所。不到一个小时,两人就被释放。

  “这样的案子,只有上级出面才能解决。”一位民警说,此案横跨区域广,牵扯人数多,给警方的调查取证造成很大难度。在目前办案人力物力不足的情况下,基层公安机关很难立案。

  而且,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处一位警官表示,警方办案要按照法定程序来,“不能说有人拎着举报材料,警方就必须完全采信,立即对举报对象采取措施。”

  警方表示,为慎重起见,在为祝炳章等人招商一事立案前,警方曾请教了多名法律专家。

  程洁等人在工商部门的投诉同样遭遇难题。“无论是合同欺诈,还是合同诈骗,都需要法院认定。”国家工商总局信访办建议程洁对举报对象提起诉讼。

  事实上,北京市工商部门曾多次处罚祝炳章的虚假宣传行为,但对加盟商彻查祝氏兄弟的要求,则表示无法受理。

  “我们都认识祝炳章和祝章。”北京市工商局宣武分局执法大队负责人说,业内都很清楚两人的所作所为。但按照法律法规,工商部门只能针对公司具体的经营行为进行个案查处,不可能全天监视其经营活动。

  刚刚投诉 公司已倒

  今年5月1日生效的《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》,为了防止“加盟陷阱”,规定特许者必须有两个实体店,营业时间超过一年。

  但在现实中,很多不具备此条件的特许者都在招商。去年12月,北京艾酷服饰有限公司尚未取得营业执照,就与代理商签约。

  按照《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》,对特许者的资格审核和监管,由商务部门负责。对程洁等人遇到的情况,北京市商业局发展处表示,跨地域“特许加盟”的备案和管理,都归国家商务部。

  程洁曾到国家商务部投诉祝炳章,但因为经营“诗美惠”的伊人诗美公司已经倒闭,此投诉无效。

  即便胜诉 损失难讨

  北京市海淀区市民王克峰,曾花了10万元加盟费,加盟祝炳章旗下的北京现代阳光科贸有限公司,代理所谓的香港品牌“薰伊草”香饰。因祝供货质量差,价格高,王克峰一直赔钱。没过几个月,该公司又宣布倒闭。

  在求助公安工商未果后,王克峰以“合同欺诈”为由,将阳光科贸公司告上法庭。

  虽然最终胜诉,但因该公司已人去楼空,法院也无法替他追讨损失。

  “此案已属合同诈骗”

  - 说法

 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曲新久教授认为,如果加盟商举报的情况属实,那么“艾酷”、“名门颐派”等公司的行为,都已超出民法“合同欺诈”的范畴,属于刑法中“合同诈骗”。

  曲新久说,依据我国刑法规定,合同诈骗罪是指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在签订、履行合同的过程中,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,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”。

  “数额较大”的一般解释是超过3万元,投诉加盟商的损失显然都超过此数。”曲新久说,“一帮人多次运作假洋品牌招商,又以公司倒闭为由拒绝履行合同,已经形成模式,主观恶意很明显。”

  一位法律专家说,“国家应该对此类事件作出司法解释,和明确的受理标准,以杜绝某些部门的行政不作为。”

  各行业都有类似加盟诈骗

  - 提醒

  在向假韩国品牌“诗美惠”追讨加盟费的8个多月里,武汉女子程洁为寻找线索,查询了很多招商网站,以及媒体刊登的招商广告。

  “大部分一看就知道是在骗人。”程洁说,与她联系维权事宜的,还有大量非服饰品牌的加盟商。“各行业都有骗人加盟的”。

  程洁不能给出骗人项目的确切比例,但她提醒加盟者说,在考察一种项目时,不要轻易听信对方的宣传,而要在网上搜一下对方的负面新闻。“受害者一般都会在网上控诉对方。”

  在数个专门揭发“加盟诈骗”的网站上,被曝光的项目密密麻麻,几乎都是被骗取了加盟费追讨无门的加盟商的投诉。

  所谓明星代言,在业内人士看来也不能轻信。“只要给钱,明星就给做广告。”曾任假冒台湾服饰“名门颐派”招商公司总监的娄素娟说。

  据娄透露,找明星做代言花费并不大。“名门颐派”、“青青草”、“艾多酷”等品牌请明星代言,最高仅花了10万元。

  据悉,“特许加盟”在我国虽然只有十几年的时间,但发展迅猛。截至2006年底,我国拥有特许经营体系2600个,覆盖60多个行业,加盟店铺20多万家。7月13日的《光明日报》援引商务部条约法规司负责人的话说,目前很多“特许加盟”已成为陷阱,“有一种公司专门诈骗项目加盟费。”

 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秘书长裴亮认为,很多特许者没有相应的市场经验和管理机制,却以“保证投资人利润”做宣传。

[上一页] [1] [2] [3] [4] [5]

上一条: 克林洗衣吧佛山南海广东省高职院
下一条: 深圳市克林尔科技有限公司诚聘英才
热门新闻
 哪些衣服不能水洗?
 自助洗衣店
 多数人看不懂常见衣物洗涤标志
 投币式自助洗衣机小店失败记
 洗衣小知识- 洗衣液
 中型洗衣店15万买设备3万保证金每年利润10万(干洗店)
最新新闻
 克林洗衣吧佛山南海广东省高职院
 克林洗衣吧佛山南海399号加盟店
 2017年克林自助产品加盟新政策
 克林洗衣吧东莞长安信義加盟店
 克林洗衣吧柬埔寨金边368号加盟店
 克林洗衣吧深圳布吉228号店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产品集锦 | 技术支持 | 新闻资讯 | 投资规模 | 成功案例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方式
Copyright © 2008 深圳市克林尔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:粤ICP备09159616号
网址:http://www.cleanxb.com/ 邮箱:cleanxb@163.com 免费客服:400-666-1651 (免费长途)
克林洗吧|自助洗衣机|自助式洗衣机|投币洗衣机|投币式洗衣机|克林洗衣吧|自助洗衣房  网站制作:阔步网络
克林尔吉祥物